更多服务
一个卖水的,凭什么能够当上中国首富
日期:2020-12-07 浏览
说起农夫山泉,基本上每个人都能接一句“味道有点甜”,但是说起他的创始人是谁,大部分人连他的名字都读不出来。

前天,农夫山泉的股价上涨了7%,于是钟睒(shǎn)睒,这位农夫山泉的创始人,这两天又超过马云和马化腾,成为了中国首富。



上一次他超过“二马”的时候,还是9月8号农夫山泉在港交所主板挂牌上市,当时我还和你们提过这只股可以打新,我很看好,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去,当然这不是重点。

但当时钟睒睒只霸占了榜单半小时就又被马云反超,于是大家戏称他为“半小时首富”。

这段传奇不在于时间多长,而是他在改变了支付购物方式和改变了网络通讯方式的两位传奇人物中间,开始了争锋。

那个说要成为大自然的搬运工的人,正在一步步,成为赢家。 
1
企业生产的根本,应当是贡献社会

睒(shǎn),闪烁的意思,如果不是钟睒睒成为中国首富,大多数人根本不知道农夫山泉创始人是谁,这辈子可能也不认识这个字怎么读。

瓶装饮用水进入门槛低,投资回报周期快,但是市场竞争激烈,平均下来只有4-5%利润。

如果时间往回倒退个十几年,那个时候超市摆着的矿泉水还有很多种,什么娃哈哈、景田、冰露、农夫山泉......而当时的农夫山泉,并不是最便宜的。

但却是最令人印象深刻的。

在别家都在推广纯净水的时候,农夫山泉逆势而行,2000年钟睒睒通过一系列生物对比实验,提出天然水富含矿物质比纯净水更加健康,将矛头直接对准了其他瓶装纯净水生产商。

一下子,农夫山泉就成为了众矢之的,纷纷指责它在炒作,他所创办的养生堂还因为”不正当竞争“被罚款20万元。

钟睒睒在采访中曾说:“中国饮用水行业,是劣币驱逐良币的行业,因为背后有很多利益群体,这些利益利用城市自来水制造纯净水,低成本竞争。

而在中国,只要两个瓶子放在了一起,就会被媒体,被舆论导向为恶性竞争。一个产品,甚至一个社会的发展,应该通过充分自由的竞争来实现。”

如果一个企业不通过产品来表达他对企业的贡献,那要这个企业干什么?

正是带着这种想法,钟睒睒敢站出来,敢面对辱骂。

有的创业者是抓住了时代的红利机会,有的企业家是敢于一意孤行。

要走一条别人没有走过的路,不可能没有委屈。
2
人生似水,有容乃大

从2009年的“水源门”、“假捐门”开始,再到后来的“砒霜门”,几年里农夫山泉频频陷入质量问题,水溶C100西柚汁饮料总砷超标、水内有其他异物......口碑一落千丈。

哪怕是饮用水这么纯净的东西,依旧逃不过行业的恶性竞争和负面评价。

尤其是到了2013年,京华时报在一个月内,以67个版面76篇文章,直指农夫山泉的水没有达到国家标准,宣称“农夫山泉不如自来水”。

那个时候不像现在有多种方式进行正反博弈,一旦说了黑,白就很难再说话,媒体是主流,也是企业最怕的。

在这种时候,钟睒睒却消失在了大众的视野,直到2015年长白山抚松工厂举行的新品发布会,他才重新出现。

采访的人问他,如果现在给他机会自证,他打算如何去告诉大众那几年发生的事,他说,真正做企业的人都不想多说。

只有做水的人,才懂做水的人,他宁愿是竞争对手间的正面交锋,可以输给同行,但是不可以输给所谓的专家或者是媒体。

面对镜头,他敢直言中国在行业竞争这方面的法律体系并不完备,他觉得自己遭受了不公正的对待。

钟睒睒有一个外号叫“独狼”,他常常因为打破一些人们长期以来视为真理的“游戏规则”,显得很另类。

但是在讲这段过去的时候,钟睒睒表现得平静如水,和他的农夫山泉一样纯净透彻。

正是这份冷静,让他在一次次面对公关危机都能平安度过。

在涉及消费权益的时候绝不包庇;
在坚持维护自己的时候绝不退让。

于是,有些人在舆论中死去,钟睒睒活了下来。
3
大自然的搬运工,越搬越富

钟睒睒出生在浙江一家书香门第,因为“文革”受到牵连,小学五年级的他被迫辍学,早早踏上了社会。

1988年,国家正式批准设立海南经济特区,钟睒睒跟准时代的步伐,准备去干一票大的。

在海南他创办过私营报纸,无人问津;养蘑菇,入不敷出。

偶然的机会他成为了娃哈哈口服液广西和海南两地的总代理商,但是在拿到优惠价格的货之后,钟睒睒就地高价销售,这个事情很快被老板知道,于是被辞退。

但是,饮料行业的高利润,钟睒睒都看在眼里。

真正的机会到来,是龟鳖丸的生意。

当时海南流行吃一种龟鳖煲制的养生汤,他迅速地抓住这一商机,开发出了“养生堂龟鳖丸”。新产品火了,卖龟鳖丸的生意使他赚到了人生的第一个一千万。

正是有了这样的经历,才为他后面自己创办饮用水公司积累了原始资金。

近二十年过去了,事实证明,他的选择没有错。

中国的软饮料市场,在2019年就已经突破了万亿的市值空间,饮用水也超过了2000亿。而农夫山泉,如今已经是中国矿泉水行业的龙头。

虽然一瓶水的售价不高,但是成本低呀,而且饮用水是刚需,这不,我看了一眼同事桌上,正好就放着一瓶农夫山泉。

农夫山泉去年营业收入240亿,光卖水就卖出了143亿,毛利润高达60%多,占全国品牌水饮市场份额的34%,位居第一。

在别人觉得卖水不赚钱的时候,钟睒睒力排众议,创造了一个新的局面。

农夫山泉印证了一句话,他们真的是大自然的搬运工,取之不尽,越搬越富。

无论是当初从自然界获取资源,还是现在依靠互联网发家,企业家都在告诉我们一个事情:

商机永远不会消失,关键在于谁能把握住。
4
虽然只卖水,但心怀远大

如果说消费者前期关注的是水的质量,那么现在,大多数消费者已经不是冲着水质来的了。

很多90后长大了后,左手一罐旺仔牛奶,右手一瓶娃哈哈AD钙奶,然后念叨:“爷的青春回来了。”

但从来没有人会拿着一瓶农夫山泉追忆童年。

无论是”味道有点甜“还是”喝前摇一摇“都是过去式,聪明的人不会只用情怀炒冷饭。

除了令人熟悉的红白包装和朗朗上口的广告词,农夫山泉,一直在顺着大众趋势前行。

年轻人喜欢玩抽卡的游戏《阴阳师》,农夫山泉就出了定制款果味饮料和游戏联名,促使虚拟游戏IP走到线下,通过“一物一码”的方式吸引游戏爱好者,为了收集,他们愿意买单。

国风大热,农夫山泉就与故宫合作,推出了朕打下的“一瓶江山”限量款,印上帝王画像再配上有趣的文案,深受年轻人喜爱。



一瓶水,可以在外包装,瓶盖内设计花样,
一个人,就可以在更大的方向上做出文章。

但是和其他饮用水相比,农夫山泉一直很低调,包装没有换,也没有什么博眼球的广告。

产品就是老板内心的映射,到底是农夫山泉遇到了稳重内敛的钟睒睒,还是钟睒睒遇到了朴实低调的农夫山泉?

又或许,他俩早已经融为一体。 
5
不做房地产,因为不喜欢喝酒

可以说,如果钟睒睒只有农夫山泉,他现在绝对坐不到”中国首富“这个位置上。

记得我前面提到的养生堂么?

养生堂是万泰生物的大股东,也就是说,钟睒睒是万泰生物背后的老板。

说起万泰生物可能比较陌生,但是说到这两年很火的HPV疫苗,就不陌生了。

顶着“国产宫颈癌疫苗”第一股光环上市的万泰生物,还成功上市国内首家戊肝疫苗和国内首家双价宫颈癌疫苗。

从HPV疫苗,再到核酸检测试剂,根据三季报数据,万泰生物的毛利率达到了80.28%,较往年增加了约8%个百分点,双价宫颈癌疫苗已进入产能释放阶段。

据市场预测,未来销售收入峰值有望实现10亿元。

当年,钟睒睒花了1710万元从港资手中买下了万泰生物95%的股权,现在,仅万泰生物这一家企业就给钟睒睒贡献了400多亿的身家。

除了万泰生物,钟睒睒自己一手创立的养生堂也很赚钱。

你一定想不到小时候吃过的母亲牌牛肉棒、清嘴含片,都是养生堂的。这些产品,现在回想起来,还是特别的有记忆点。

很多人说钟睒睒很会做产品,尤其是通过营销手段来打造产品,那些广告词他也曾亲自参与构想。

对这种评价,他表现得习以为常。

他认为,十几年前,产业导向让90%的企业家都去做了房地产,那里可以把劳动者的存量资产通过国家的手段转移,让资本流向洼地,洼地里充满了高额利润。

这个泡沫,让中国的经济在未来承担相当大的责任。

“我做不成房地产,我不喜欢喝酒。”钟睒睒调侃道。

这种时候,静心研究产品、研究科技的人根本不来钱,但需要有人兢兢业业做这些事情,任何产品都是需要知识积累的。

钟睒睒这匹“独狼”,不喜与人来往,他很少出现在大众镜头,但每次对自己的孤傲和自负毫不掩饰:

“我们欢迎别人来竞争,但从不把他放在竞争的位置上,因为我们的竞争对手不是货架上的产品,而是国际品牌,是做水的专业水平。”

钟睒睒就是一个独来独往的人,同行们在干什么、想什么,根本不管,只专心自己想做的事情。

每个人生于大自然,但之后的几十年里,有些人逐渐被环境改变,成为了被驯化的一批。

而“独狼”,生于大自然,存于大自然,成于大自然。

愿我们,都能够在追求自己想要的事情上,有着不妥协的勇气。










松江第一招聘网